假装文化人

Menu

那些年的期待

小时候,过年最期待的可能就是放烟花和拿压岁钱了。

拿着压岁钱会去小店里买各式各样的烟花回家,然后小心翼翼的放到属于自己的小柜子里。一到晚上就会拿出几个觉得可以先玩的,放在院子中间,点燃后,是那种会像陀螺一样快速转动,并且伴随着刺耳的响声朝四周散发出各种颜色的烟花,瞬间就能照亮半边天空。

年三十晚上就开始半躺在床上看春晚,等到12点钟声响起,就把早已摆放在阳台上的烟花,鞭炮逐一点燃。我最喜欢玩的是那种瘦圆筒状的,标明有10几发,20几发烟弹的,点然引线后朝着天空发射出耀眼的火珠,然后在呼啸声中消失。那一刻,几乎家家户户都在做着同样的事情,鞭炮声此起彼伏,响彻整个小渔村,一直持续到春晚结束。

对于拿压岁钱的记忆似乎没有放烟花那么深刻了,也没有印象是否把钱压在枕头下面,更多的记忆集中在把压岁钱拿在手上一遍一遍的数的感觉吧。那个时候应该都是10块,20块的面值,到后来才有50块,100块面值的压岁钱。妈妈都会和我说,你拿到的压岁钱其实就是我给你的啊,后来我才逐渐明白这句话的道理......

工作之后,开始给小朋友们发压岁钱了,才发现自己已经成为了当初给我发压岁钱的那些大人们的样子。

如今,过年最期待的就是和兄弟姐妹,家人们的团聚了。

虽说杭州到家开车也就3个小时的路程,但一年当中也少有机会回去。但每次回去,大家总是会因此而聚在一起,喝酒,吹牛,聊生活,谈人生,不尽幸福。

也许这就是乡愁,也是一年当中最久远的期待吧。

— 于 共写了606个字
— 文内使用到的标签: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